×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蕭觀音:女人這一生,該如何活出最真實的自己?

董依鑫 2021/11/06

「北方有佳人,絕世而獨立。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在北方遼國,有一位長相出眾、秀外慧中且極具才華的奇女子。

她彈得一手好琵琶,寫得一手好詩詞,被譽為「遼中才女」,纖柔動人的同時又比南方女子多了幾分直爽與豪情。

她就是遼代著名女詩人蕭觀音,也是遼道宗耶律洪基的第一任皇后。

她一生有膽有識,德才兼備,舉世無雙,雖然只有短短36年的生命,卻是備受後人矚目的傳奇女子。

莊重樸素,恃寵不驕

蕭觀音出生于契丹族一個將門之家,父親蕭惠又是遼興宗耶律宗真的外甥,為人寬厚儉樸,學識淵博。

因而她自幼耳濡目染,有著良好的家教。她擅讀經典史書,愛好詩詞,並通曉音律,擅長彈箏,她的琵琶水準尤為高超,被譽為當時第一。

家人都皆以她為傲,所以取名「觀音」作為她的小字,對她寄予厚望。

而同樣精通音律,愛好漢文化的耶律洪基,很早就被多才多藝的蕭觀音所吸引,聘娶她為妃子。

那一年,他22歲,她14歲,他們的愛情才剛剛開始,才子佳人,羨煞旁人。

兩年後,耶律洪基繼位為遼道宗,蕭觀音則成為皇后。

他們還育有三個可愛的女兒和一個兒子,兒子耶律濬被立為皇太子,一家人其樂融融,遼道宗與蕭觀音的感情更是日漸深厚。

遼道宗忙碌時,她同他一起關心國事,為他分憂,但從不干涉朝政。

他閒暇時,她為他撫琴彈奏,談笑風生。

每當聽到蕭觀音的琵琶聲,遼道宗總是沉浸其中,讚不絕口,常常誇她:「賢德皇后,才藝超人。」

縱觀遼代曆往的皇后們,大多是征戰沙場的女將領,英姿颯爽,氣宇非凡。

而像蕭觀音這樣既能騎馬射箭又能吟詩作賦的文武雙全女子,可謂世間難得的可人兒。

她的一切都令遼道宗為之傾心,在他眼裡,得一賢內助如此,此生值得。

夫妻兩人志趣相投,琴瑟和鳴,正如一句話所說「只羨鴛鴦不羨仙」。

他時常賞賜她珍貴、華麗的服飾,把她打扮得雍容華貴,秀麗大方。

而蕭觀音卻無任何奢望,她頗為樸素、端莊,從不以豔冶自矜,始終保持著賢慧守禮的高貴質量,即使深受皇上的榮寵,也從不高傲示人。

有人稱讚她:「出身名門而不嬌,姿色出眾而不妖,獨得眾寵而不驕,文采過人而不傲」。

超凡脫俗的女人,從不會刻意打造外在的光鮮,而是豐富內心,做最好的自己。

皇太子耶律濬出生辦滿月宴時,皇太叔耶律重元的夫人入朝祝賀。

她本是一個驕縱之人,穿著打扮濃妝豔抹,無不顯現著濃重的珠光寶氣,舉止輕佻,在這樣正式的場合卻沒有一絲威嚴。

蕭觀音看到她這幅趨奉的模樣,很是反感,便提醒她說:「為貴家婦,何必如此!」一句話令她啞口無言。

莊重自持的蕭觀音,一直秉承著自己的儉樸習性,並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事。

她的心中始終有一杆稱,丈量著這個世界,也嚴格地要求著自己。

當一個女人懂得忠于內心,有自己的想法與主見,不依附不攀比,也不因外在的榮耀而高傲時,那麼,無論她地位的高與低,都值得被人尊敬。

就像有句話所說:「只要內心不亂,外界就很難改變你什麼,不要豔羨他人,不要輸掉自己。」

輔佐君王,直言勸誡

契丹是遊牧民族,愛好打獵,狩獵活動更是上自貴族下至平民皆熱愛的運動,遼道宗也不例外。

有一次,遼道宗去一個名叫「殺虎林」的地方打獵,蕭觀音也跟隨著他前去,看到遼闊的深谷森林,遼道宗心情大好,便叫蕭觀音為此即興作詩一首。

他笑著說:「朕來到這殺虎林,意在擒虎,請皇后賦詩一首,聊以助興。」

才思敏捷的蕭觀音稍加思考,便吟道:「威風萬裡壓南邦,東去能翻鴨綠江。靈怪大千俱破膽,那叫猛虎不投降。」

此詩一出,大臣們皆拍案叫絕,遼道宗聽後,更是十分滿意,直誇蕭觀音為「女中才子」。

騎馬狩獵固然是一件好事,但做任何事情都要把握一個度,如若逾越了這個度,便適得其反。

遼道宗越來越喜歡打獵,為此占去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平均每年下來狩獵的次數竟高達四五回。

他經常騎著他的名叫「飛電」的愛馬去森林遊獵,速度練得越來越快,快到所有人都追不上,但對于朝政大事也越來越疏于管理。

蕭觀音看到遼道宗沉迷狩獵享樂之中,心思已經不在朝政大事上面,很是憂心。

因此她想象唐太宗李世民的妃子徐惠那樣,及時勸誡皇上,便苦口婆心地對遼道宗說:「妾聞穆王遠駕,周德用衰;太康伏豫,夏社幾屋。此遊佃之往戒,帝王之高抬貴手也。」

可她不知道的是,遼道宗並不像唐太宗那般能夠及時止損,非但沒有聽進去她的勸告,反而不耐煩,覺得蕭觀音是個無趣之人。

在遼道宗看來,蕭觀音的話如一盆冷水澆在了他對狩獵的熱情之上。因為這件事,兩人的關係疏遠了很多,感情遠比不上從前那般交好。

有人說,蕭觀音性格太耿直,不懂變通,為人處世過于直接,但我卻覺得這是她有膽識、真性情的表現。

在這個劍拔弩張的後宮,敢于說真話的人寥寥無幾,對比之下,蕭觀音的耿直是多麼難能可貴。

她敢于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始終忠于自己。

這樣的人,有自己的原則與底線,懂得孰是孰非,並遵從自己的心聲,不為外物所動。

像有句話說得那樣:「你不是誰的花兒。你做自己的時候,才最美。」

相反,如果一個人做事總是一味忍讓、妥協,因為別人的不喜歡就輕易改變自己,那麼遲早有一天,她會失去自己。

奸臣相害,冤屈難伸

這人世間的冷暖,恐怕唯有愛情不是說放下就能夠放下的。即使失去了遼道宗的獨寵,可她對他的愛,始終存在。

于是,她將自己對他的思念與眷戀,寫進詩裡,化為期盼。

蕭觀音為自己選了一個詞牌名——《回心院》,自己填詞自己唱,並親自用琵琶來伴奏。

雖然她通曉音律,但是對于自己的辭賦的創作能力依然覺得不夠,于是在眾多宮廷樂師中選中了能夠和自己的詞配合得很好的趙惟一來譜曲。

可誰知,這一舉動竟成為了她一生中最致命的節點。

遼國有一個著名的奸臣叫耶律乙辛,他之前平定重元叛亂有功,深受遼道宗寵倖。

可遼道宗卻不知道,他是一個表裡不一的小人,背地接受各種賄賂,因而只會提拔那些阿諛奉承的人,貶斥那些和自己不同謀的大臣。

聽聞太子耶律濬干政,怕自己被整治,耶律乙辛便想了一個計謀陷害蕭觀音。

他派人暗中寫了一首內容香豔、粗俗的《十香詞》,買通了宮中的一個侍女,讓侍女把詞拿給蕭觀音欣賞。

蕭觀音是一個愛詞之人,看到這《十香詞》雖然寫得放浪,但音韻和作詩手法非常不錯,于是便應承了侍女的請求,將《十香詞》抄寫了一遍,然後有感而發,隨筆寫下一首《懷古》:

宮中只數趙家妝,敗雨殘雲誤漢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窺飛燕入昭陽。

可沒想到的是,這首詩居然成為了耶律乙辛陷害蕭觀音的把柄。

耶律乙辛將此詩與《十香詞》呈遞給遼道宗,說是兩首詩皆出自蕭觀音之手,並牽強附會,指出其中暗含「趙」「惟」「一」三個字,誣陷蕭觀音和趙惟一有私情。

更悲哀的是,遼道宗對耶律乙辛的話深信不疑,盛怒之下,將蕭觀音關進大牢,任她再怎麼解釋也無濟于事。

只因奸臣一句話,彼時的恩愛全部化為烏有。

面對著淒冷囚牆的蕭觀音,心底只剩下無限的悲涼,她怎麼也想不到,僅僅一首詩便能將一個人從天堂拽下地獄。

她落寞、心寒,卻無可奈何。

最終,受不了嚴刑拷打的趙惟一屈打成招,此案被迫「落實」。

正像有句話說得那樣:「紅顏如花,流年似水,人生最難躲開的是命運的無常」。

這一年,蕭觀音三十六歲。或許,她還心存著一絲幻想,想要在死之前見遼道宗一面,可鐵石之心的遼道宗依舊未能如她的願。

面對這場冤案,她無力翻案,只能將所有的悲痛與心酸寫進詩中,在這世上留下她最後的痕跡——《絕命詞》,最終含著悔恨的淚水自縊而亡。

從此,歷史上有了著名的「十香詞冤案」。

一代才女芳心錯付,最終落得這樣一個悲慘結局,可悲可歎。

縱觀蕭觀音這一生,雖然生命只停留在36歲,但她一生的傳奇光彩足夠絢麗奪目,照耀著後人。

她,可以為了愛情全心投入,可以為了熱愛的漢文化潛心學習,可以對著這個世界勇敢地表達自己的態度,永遠做著最真實的自己。

美,可以有一萬種姿態。率性超脫如蕭觀音,身上始終有著一種拒絕世俗的堅定,將自己的一生活成靚麗的風景。

老子說過:「致虛極,守靜篤。」

當一個人的內心保持虛和靜的至極篤定狀態,便不會被一些「混濁」亂了心,而是能夠看清自己的內心與期許,忠于自己。

人生在世,想要創造點什麼,無非就是保持自己的本心,選定方向,以正確的人生觀,把握好自己人生的船舵。

願我們都能像蕭觀音一樣,活出最真實的自己,無懼無畏,內心強大、堅定地過這一生。


用戶評論